在那样的三线城市中 数万辆电单车一夜消失

  • 时间:
  • 浏览:1

为了安全,一些共享摩托车开始提供车载头盔。来源:东方集成电路

资料来源:《信息时代》

30秒内快速阅读

1.红、橙、黄、绿、蓝、紫,自行车共享在用户和资金的支持下疯狂运行,给城市治理带来困难。政府采取行动后,自行车共享面临退休的困境。首都被自行车共享高潮搞得心慌意乱,继续烧钱。自行车共享的用户仍在排队退还押金。共享摩托车会重蹈覆辙吗?会有下一个ofo吗?

2.最近很多三线城市的共享摩托都退役了,牌照和市容依然无法逾越。自行车共享中的“墓地”依然历历在目。共享的摩托车会怎么样?

3.过量交货也是共享摩托车的一个问题。据《IT时报》记者粗略估计,大同交付的共享摩托车数量是饱和的两倍。

这辆车被拖走了,后来又被充了几次电。

最近共享摩托在下沉市场频频被封杀。大同、江门、滕县、合肥、襄阳等地的共享摩托车陆续退役。

那么,共享摩托车的命运谁说了算?

01

一夜消失的电单车

最近一篇题为《共享电单车全部被拖走!硬性政策下来了!》的文章,打破了一些大同市民的平静生活。

来源:网络

文章中提到,由于各种品牌的自行车共享和共享摩托车数量急剧增加,用户没有按规定停放车辆,严重影响了城市的外观和公民的财产和人身安全,在政府向共享摩托车经营者发出《责令改正通知书》号指令后,大同平城城管局执法人员对其管辖范围内的所有共享(电动)自行车采取了强制措施,并将其全部处置到临时存放点。

一夜之间,大同主城区的共享摩托车集体消失,无车可骑的共享摩托车用户开始吐槽。

“出门不能扫车,老百姓福利没了。真的是醉了!”

“我刚买了一张7元30次的循环卡。共享摩托车对我有帮助!”

“共享摩托一夜之间不见了,出行极其不便。公共汽车站少了,车辆少了,票价也高了。”

在位于晋冀蒙交界地区的古城大同,人们的出行习惯与北上广大有天壤之别。近年来,共享摩托车在大同市民中处于主流地位。相比解决“最后1公里”的单车共享,大同市民更依赖——摩托车,方便3-5公里出行。

政府采取行动后,定居大同的共享摩托车运营商青菊立即发布了取消作业区的通知。

来源:网络

公告称,“为了保持城市整洁,建设文明自行车城,避免车辆流出作业区,维修难度导致安全隐患。9月2日起,大同平城区摩托车作业区取消。骑摩托车出作业区,要收派遣管理费。”

《IT时报》记者从绿橙画的禁地地图上看到,大同市中心被一大片蓝色区域覆盖,大致估计长20公里,宽13公里。大同的著名景点如城墙带公园、方特欢乐世界、文英湖森林公园、大同南站、大同大学等都属于这一带,是人口密集的主城区。这意味着大量市民无法再享受共享摩托车服务。

来源:网络

与此同时,离开大同市中心的共享摩托车开始向较低的城市下沉。

记者注意到,大同下的灵丘县、广陵县、左云县最近都推出了共享摩托车。

据公开信息,4月15日,灵丘县引进首批360辆松果摩托车;广陵县今年5月1日推出600辆松果摩托车;左云县于7月15日开始为郭颂摩托车项目招商引资。

资料来源:广陵县人民政府

02

“超投”一倍

9月9日《IT时报》,记者致电四家自行车共享企业:

哈尔滨和青菊客服均表示车辆已收妥维修,哈尔滨的部分车辆已退回仓库维修;美团客服也说已经在收车了。

至于何时再次上市,美国代表团尚未给出明确答案。绿橙说:“数据将与地方当局汇总,共同确定城市车辆的数量。”

哈尔滨的出行沟通进度似乎更快:“已积极配合城管提交整改运营方案,目前正在与主管部门沟通市场份额及后续再投资事宜。”

“大同的共享摩托车和其他城市一样,在管理上也存在交付量过大、占用道路严重、企业之间恶性竞争等痛点,严重影响市容和安全。”大同市城管局市容科的一个人说。

对于超期交货的数据,上述人员没有正面回应。根据之前的《山西新闻网》报告,大同市共有4万辆共享摩托车投入使用。

在大同政府强制驱逐共享摩托车之前,蓝、黄、绿三色共享摩托车随意摆放在道路两侧,很多经常占用盲道。

有网友爆料称,大同市平城区玉河西路辅路之家堡村的一块空地,已成为新的共享摩托车墓地。

来源:网络

如何计算共享摩托车的饱和度?此前,小榄自行车CEO李刚估计:“一个城市的常住人口数除以150 ~ 200,基本上就是这个城市的自行车共享容量。”

根据2019年人口抽样调查数据,年末大同市常住人口为346.3万人。参考上式,是指大同市共享摩托车容量在17300-23000之间。按实际4万辆来算,实际数字大概是饱和的两倍。

共享摩托车越多,对企业运营的考验越大。据山东美团的一位摩托车运维人员介绍,摩托车运维成本明显高于普通的自行车共乘,每人每天可操作维护的摩托车数量在100辆左右。以此计算,大同至少需要400名运维人员。

共享摩托车乱停的背后是运维人员的短缺。

03

交通部态度多次转变

类似于传统的自行车共享甚至网络车,共享摩托车的发展依然羁绊着地方政府部门的监管态度。

交通部对摩托车发展的态度几次调整,似乎在暗示共享摩托车在夹缝中的坎坷命运。

2017年5月22日,交通部发布《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明确表示不鼓励发展电动自行车(俗称“共享摩托车”)互联网租赁。

来源:交通部网站

短短两个多月,交通部的态度就变了。

交通运输部针对九三学社中央参政司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上提出的《关于推进电踏车绿色出行的建议》号文件,发文称“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包括电动自行车的发展,鼓励相关城市引导运营企业推出符合国家标准的电动自行车等服务产品,为电动自行车的发展创造良好环境”。

值得深思的是,仅仅一个多月后,交通运输部发言人吴再次发声。根据交通运输部等10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规定,各城市可根据城市特点、公共出行需求和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方向,研究建立适合城市空间承载能力、停车设施和公共出行需求的车辆配送机制。

来源:交通部网站

至此,共享摩托车的经营权已明确移交给地方政府相关主管单位。

04

牌照是入场券也是拦路虎

“身份证最清楚的车

对于那些需要牌照的城市,有的可以直接向政府主管单位申请牌照,有的需要参与当地招标,中标后再推出。

看似简单的过程,实际操作起来却很困难。

在不允许搭建平台的城市,自行车运营商和大型平台会选择合资企业,找有政府资源或资金的企业合作,然后瓜分;或者以加盟的形式直接与拥有政府资源的合作伙伴合作。

目前滴滴、美团、Hello已经在各大招聘网站上明确列出了政商资源的选项。

比如哈罗走遍郑州、上海、南宁、昆明、Xi安等地招聘高级政务专家、政府发展专家、高级政府发展人员等。月薪1.3-4万不等。

滴滴在北京、深圳、石家庄、呼和浩特、天津、昆明等地寻找政务经理,月薪1.5-3万。

车牌不仅是企业的入场券,也在一定程度上考验着政府的管理能力。

“目前因为共享摩托车的准入制度还不完善,没有总控部门。”上述来自大同市城管局市容科的人士表达了自己的管理困惑和未来的管理思路。“如果后续管理措施逐渐正规,各城区会根据市民需求划分不同企业的摩托车数量,陆续解决运营、停车标准等问题”。

05

平台期待“可控开放”

从共享单车到共享摩托车,停车乱抛垃圾的痼疾一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在新浪黑猫投诉平台,用户长期存在共享摩托车定位不准、无法在停车点换车、作业区停车收取调度费等问题。

“目前行业的GPS定位精度处于十米的水平。哈尔滨现在已经适应北斗定位,未来可以获得更精确的定位。”有人说你好。

目前绿橙采用GPS北斗双定位模块。绿橙告诉《IT时报》记者,在正常道路停车时,由于周围建筑物的干扰和电磁干扰,定位精度可以达到1-3米之间。

共享摩托车公司除了使用技术,还试图限制用户行为。

比如哈尔滨网上“驾照积分”,对用户的不文明行为扣分。分数扣为零,用户将永远无法使用共享摩托车;绿橙依靠用户的骑行行为子系统,喵走依靠免费信用子系统约束用户的骑行行为。

“在行业早期,过度交付确实存在。经过市场竞争和监管,企业意识到过度交付带来的问题,变得更加理性。作为企业,我们也希望加强监督管理。老实说,政府的合理管理很重要,否则大家在做的时候都有可能出错。”

哈罗旅行社首席执行官李呼吁可控的市场开放。他说:“希望政府相关部门在一个城市总量考核控制下,建立完善的考核和定期动态出入境机制。在研发方面,希望管理部门出台相应政策,鼓励企业开发或运营新模式。”

作者/信息时代记者李丹琦

编辑/踢女孩

排版/黄健

图片/东方IC,网络

来源:《IT时报》微信官方账号vittimes